首页 >文学天地

文学天地

《最难承受生命之轻》
时间:2020-07-30 16:57    来源:第五鑫:国网陕西省电力公司西咸新区供电公司    浏览量:41

五月,阳光很美,温暖却不夺目。

感性的人,往往执拗于一个好的结果,精致且美丽。至于过程,就像盛绽争妍的蓝色鸢尾,是易碎易逝的。

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目的地太原。太近,没有探索陌生的稀奇;太远,没有不顾时间的魄力。周末,两个日夜,没有计划,没有头绪。既然仍被世俗羁绊着,那就尽管随性起来吧。

相聚即缘,酒吧的名字起得别有深意。一些本该被弃入垃圾场的物事却构成了这家酒吧最和谐的布局。老板定是一个有心思的人,开在这个简单质朴的青年旅社里,能让人嗅到艺术的味道。

在一处角落里,一杯鸡尾酒和瘦削的我。我是喜欢一个人的,藏在黑暗中,我能看得见你,就足够了。

不知过了多久,朋友,请你喝啤酒。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递过来一扎啤酒,在我面前坐下来。皮肤黝黑,脸上菱角分明。

我只是淡淡一笑。

他却直接打开了话匣子:“你应该开始旅行时间不长吧?一个走过很多地方的背包客应该是很健谈,很乐观的,不管走在哪里,都能和其他人打成一片。而你却喜欢一个人独处,不想和大家交朋友。”

“你很聪明,确切地说,我不是来旅行的,我只是做短暂的逃离。身心在一个熟悉的地方俱疲的时候,换一个陌生的地方,是最简单的方法。”我将最后的鸡尾酒一饮而尽,“至于朋友,相知的有几个即可。萍水相逢的就算了,太多了就会挂念,心里便会平白生出太多负担。”

汉子笑着摇摇头,递过一支烟,被我谢绝了。他自顾点起一支,我看着火柴在他手中燃尽,香烟在双指和唇间熟练地穿梭,一会便烟雾缭绕了。“那你有相知的朋友了吗?”

我顿时一愣,手中的酒杯缓缓放下。良久无言。

汉子熄掉手中的烟蒂,我给你分享一个故事:有一对特别恩爱的夫妻,他们都酷爱旅游,通过一次爬山之行,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婚后虽然工作忙碌,他们都会尽量抽出时间出去旅游,他们有一个约定,就是要在有生之年走遍中国。然而五年前,一场车祸夺去了妻子的生命,丈夫的生命也像是被抽离了似的,开始变得郁郁寡欢,一度得上了忧郁症。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翻出了几本相册,那里面全是他和妻子以前去各个地方旅行时拍的照片,照片背面是点滴的旅行感言。翻到最后一页,一张蓝色的笺纸上写着“用一生和我心爱的你走遍每一个我们想去的地方。”此时的丈夫早已泪流满面了。他决定要去完成和妻子曾经的那个约定。于是,他开始了一个人的旅行。在旅行的过程中,他收获了很多,有朋友,有快乐,有幸福。

这个人就是我,杨奎成。

一旁的我早已被眼前这个一直保持着笑容的汉子触动了。对于过去,我们记得一些,忘了一些,忘了为何忘了,也害怕会忘了不想忘记的,最璀璨的,深爱过的记忆,更不想别人比我们先忘记。所以我们惧怕未来,惧怕面对,害怕有一天未来会变成过去,重复一些忘却的伤痛。

他以这样的方式让妻子永远留在自己的心里,陪伴着自己每时每刻。对于他逝去的妻子,她是幸福的。

我想到了有一年国庆归家,和父亲去离家不远的唐崇陵,东倒西歪的石刻残缺不全,司马道上种满了树木和庄稼,不远处不断传来炸山取石的放炮声。由于没有路前进不得,父亲指着远处一个山包告诉我那就是唐德宗李适埋葬之地,怕是只剩个山包了。

曾经去绥德县扶苏墓,现场杂草丛生,一条拴在墓前脱毛的大黄狗和一个隐约可看到“扶苏墓 15元”的木牌为我们传递着一些故事。

不管是李适还是扶苏,在他们有生之年他们定没有想过要被后人所记得。不知名也罢,现在这般凄凉的被人在无意中想起,恐怕是他们最难承受的生命之轻。

如果将来死亡,你会选择一种怎样的归宿?对于眼前的这个汉子,我抛过去了这样一个残酷的问题。
   “我会选择和我的妻子沉眠在一起吧,她等我那么久了,去继续完成我们的约定。”汉子的回答不出我的意料。

如果我死了,我希望爱我的人将我火化,将我的骨灰置于沙漏里,放在永恒的时间里,让它慢慢从一边流到另一边。只有这样,岁月流逝,爱我的人才不会忘记我。


地址:西安市新城区尚德路79号    电话:029-81005197     投稿邮箱:493129371@qq.com

版权所有 © 陕西省电力行业协会    陕ICP备17012114号-1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陕西省电力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