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天地

文学天地

《枯之荷》
时间:2020-07-30 16:58    来源:杨贤博:国网陕西省电力公司商洛供电公司    浏览量:42

对于荷花,一直有一种固执的偏爱。也许是因为早期读《爱莲说》缘故。家在秦岭,这里没有荷塘,也没有荷花,更没有藕莲,真正的见到荷还是后来的事。

作者周敦颐是宋朝先贤,备受王安石敬重。从小聪明好学,少时喜爱读书,志趣高远,博学力行。勤于思考。遇到什么问题,喜欢寻根究底,不搞明白决不罢休。他经常提出一些看似稀奇古怪的问题,如什么天上的星星是怎么来的,太阳为什么东起西落,月亮为什么有盈亏圆缺,为什么会刮风下雨,地上的万事万物是怎么形成的,等等,他的好学使他成年后一篇《爱莲说》成为经典名著,千年不朽。“出淤泥而不染”成为用来衡量一个人优秀品质最美的诗句。

去过丹凤棣花,棣花是贾平凹先生的故乡,倾力打造的旅游景点总是让人无法忘却“清风街”周围那连片的荷塘,映照着阳光的明媚和夜色的爽朗,听一池蛙鸣。夏天的荷花最美丽,一簇一簇碧莲开在池塘中,粉红的花瓣点缀绿叶中,像仙女在睡梦中的动态,迷人而充满着遐想,翠色欲滴,娇嫩可人。荷塘的绿荫,荷花绽放,蜻蜓点水,一片明媚,一份愉悦感顿生心间,让眼睛透彻着光亮与清新,情不自禁拿起手机,总想在诗情画意的景色中留下最美的自己,留下最爱的聚焦。成就了诗人也成就了摄影家,古今中外又有无数咏荷的美篇,让人赞口不绝感叹不已,智慧的眼睛总能够发现世间那份美妙,于是,生活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向往和美好!人如荷,荷如人!总是把生命的轰轰烈烈绽放的过程留在最美好的时光里,成为生命里记忆中打开的门,让一抹特别的光照耀着曾几何时”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故事,岁月不老人易老,岁月不老我们不散!

记忆,总是尤新。想起荷就想起最熟悉的画家朱双建先生,他擅长画荷,画枯荷。艺术也讲究残缺之美,朱先生喜欢画枯荷残荷,那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容易引起人对于生命的思考。万物有灵!残荷,仕女呈现在纸上之美,犹如把人带到另一个种境界,感受不一样的生命意义,呈现出别样的艺术质感荷美妙。如果配上音乐,煮一壶陈年老茶,静静地欣赏他笔下残荷仕女图,引人浮想联翩,意境幽远。

翻阅多年前写过一篇《欣赏朱双建》的散文,刊登在2016年第2期《时代人物》上,也收集在散文集《出关》里。擅长于画残荷仕女图的他,已经形成了他艺术上明显的风格。身上总能感受到荷花的寓意的清廉与正气,纯洁与高尚,佛的善良与坦然,一张微笑的脸对人对事的虔诚与挚诚,总是让人敬重。

去过合阳,那季节正好深秋。残荷之美,虽败犹荣。千亩荷塘呈现出与众不同的衰败与凄美。“枯之美”是一种大格局大境界。于黄河岸边凝视着眼前几乎失去生命景象的残荷,它残而美,残而雅,残中别有一番韵味在其中。呈现着错落无致的甘枯的枝,谢汁败落枯竭的叶,那些或倒落水面或风骨犹存的莲蓬,呈赭色干枯僵挺在风中的影子,生命依然魅力无限,给人无限敬畏。如中年的男人,成熟中不乏稳健,成功中几多沧桑,那怕是一脸的疲惫依然有骨子里的气场和刚毅。

残荷,与盛开时全然不同。失去了叶绿花红的美丽容颜,枯黄干瘪的残躯,让人回忆起曾经的长辈,父亲的大手母亲的额头,丰满的经历,沧桑在脸庞刻下对岁月的无奈。人之暮年,伤秋悲已,落寞之思,凄凉萧瑟;成熟与失意已经坦然,皑皑白雪中错落着凌乱的残荷,叶子的枯萎,那一份静止的画面是那样凄美而冰凌,也许生命的复燃正是在一场冰冷的寒冬一场落雪的暮夜,悄然涌动在淤泥之上,冰冷之下,暗流于枯径腐叶间,成为新生的力量。

画家朱双建呈现的残荷,有艺术的意向之美,独到的欣赏之美,恰到好处地与仕女相结合,给人视角与思想上有一种超越时空超越现实的艺术想象。有一种美,它需要穿过时光的长廊,在繁华凋尽的岁月心卷反复吟读品味,才悟其深意,无法用准确语言表达却几乎包涵了所有形容的格局与视野中全部的意念。正如他笔下的荷“残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残枯之韵亦是如此。

世间百态,人习惯了一种独立,一种“独当一面”的生存活法来完成自己的人生,把自己最美的闪光发挥到淋漓尽致。残荷,何尝不是如此完成与展现自己最美,正按自己的方式活着。颓枝败叶、余晖残蓬,然能清风秀骨,不堕污泥的残荷,在生命尽头处呈现另一种美和精致。

秋霜折卷了枯叶,西风折曲了茎杆,凋零萧条,冷寂哀婉,然而却不乏凄美悲壮,孤傲倔强,仍然洋溢着生命的张力,彰显着决不言弃的守望。每次于荷塘边,于深秋漫步雨中,一池残荷不语,风姿绰约或立或卧,傲然伫立刺骨水面,任凭风吹雨打,凄美刚烈,傲骨铮铮听雨声。

望眼前一片残荷景象,艳丽与碧绿已经褪去,萧条与寂寞呈现心头。虽然已衰败,但美却在延续,枯荷与倒影相映成趣,颇有意境。满塘的荷,已繁华不再,而我却被那半是萧条,半是诗的残荷清骨,深深地触动了,眼前浮现出一幅幅生命延续的壮美画面。他(她)们以坚韧顽强的风骨和生死与共的信念,在等待着最终把生命融入泥塘,引领来年万紫千红的季节,抒发鸟语花香的向往,积蓄沉淀生命绽放的力量,演绎自然界生命不朽的传奇。从枯萎中看生机,从荒凉处显美感。眼前立马就浮现出朱双建的身影,一切的一切归于缘分,如荷与他的缘分,他与我的缘分,我们于长安的缘分,见面总是亲热,心近了再枯的荷也有旺盛的生命力在绽放,心中有一池永不凋谢的荷,生活就永远阳光,生命的源泉不枯,笔下再枯的残荷也是常青。

欣赏荷,欣赏残荷,欣赏岁月,欣赏枯荷的凄美,欣赏她顽强不屈的生命“坦然面对荣枯,静观世态沉浮“。面对人生,珍惜生命,超越自我。

写下这些文字,庚子年的春天已经走近,春光明媚,病毒在“中国力量”抗击中已经成为昨天,疫情是一面镜子,赤裸着人性的美与丑。万象更新的季节,一切是如此美妙而富有诗意,犹如好久不见的朱双建,在长安路上相遇,我们已经卸下口罩,握手,在春天里眺望……


地址:西安市新城区尚德路79号    电话:029-81005197     投稿邮箱:493129371@qq.com

版权所有 © 陕西省电力行业协会    陕ICP备17012114号-1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陕西省电力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