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天地

文学天地

《无用》
时间:2020-07-30 16:55    来源:李娟:安康水力发电厂    浏览量:43

世间无用之事,有着无以言表的美。

比如花笺。

深秋,与友人在京都清水寺下面的小街流连。见一家小店卖信笺,窄窄的宣纸,手掌般大小。洁白的宣纸上落着细小的樱花花瓣,三三两两,极少的几片,沉静如梦。另几张宣纸上,点染几片红枫,随风翩翩落下,让人一瞬间感觉秋意袭来。花笺上大面积空白,空白处正好写字,花笺尺素,诗意幽幽。如果给远方的朋友写信,红笺小字,说不尽的情思,落在美好的纸上,分外有古意。

店主穿着白色的衣衫,提笔在宣纸上作画,一头微微曲卷的头发,鬓角有了根根白发。

他见我捧着信笺看了又看,向着我微笑。这种花笺原来叫怀柄纸,是古代文人和友人通信的便笺。

如今,写在纸上的情书渐渐消失了,仿佛古老的爱情也随之消失了。

怀柄纸让我想起唐代的“薛涛笺”。书中记载,成都有一口井,名薛涛井,井水是用来制薛涛笺的。唐代才女薛涛以芙蓉花为原料治笺,花笺面如芙蓉,纸张柔韧光洁,其间暗含隐隐的花瓣,色彩斑斓,是宣纸中的佳品。一时间薛涛纸贵,当时的文人墨客竞相购买。

秋意渐浓,夜雨敲窗,这样的夜晚适合读古人的手帖。

王羲之《执手帖》写到:“不得执手,此恨何深。足下各自爱,数惠告,临书怅然”。书法家在手帖中说,我很想念你,不能执手相看,只有各自珍重。

《初月帖》:“虽远为慰,过嘱。卿佳不?吾顷患,殊劣殊劣。方涉道忧悴,力不具。羲之报。”

意思是说:我们相距这么远,收到信,觉得内心安慰。你太过牵挂我了,你好吗?我太多忧患,真不好。行旅途中,忧愁,心力交瘁。不写了,羲之报之。

两份手帖都是王羲之写给朋友的信笺,逸笔草草,情深意浓,余味悠长。一句“卿佳不”?你好吗?深厚的情意一时间穿透千年的光阴。

可惜的是,如今的人们,再也写不出墨笔绝美,情深义重,短小清雅的笺了。

落叶与残荷,原来都是世上无用之物。

有位学生去拜访朱光潜先生,秋深了,见院中积着一层厚厚的落叶,学生找来一把小扫帚,要为老师清扫落叶。朱先生阻止他说:“我等了好久才存了那么厚的落叶,晚上在书房看书,可以听见雨落下来,风卷起的声音。这个记忆,比读许多秋天境界的诗更生动、深刻”。

朱光潜先生是多么有情趣的人啊!

记起《红楼梦》中,有一回,宝玉和黛玉同众人游园,宝玉见荷塘中残破的荷叶,说,这些破荷叶真可恨,怎还不叫人拔去?黛玉这

时不乐意了,说,我喜欢李义山的一句诗:“留得残荷听雨声”,偏偏你们又让拔去。宝玉听了,连说果然是好句,咱们以后就别叫人拔了。

朱光潜先生舍不得清扫的落叶,林黛玉舍不得拔掉的枯荷叶,原来都有萧瑟之美。

留得残荷与落叶,不过是为了听秋雨声。

夏日,和儿子一起去北京的齐白石故居,看见白石老人的画《蛙声十里出山泉》。原来这是老舍先生给老人出的一道难题,让他用诗人查慎行的诗句作画。画上,山间一条清流潺潺而来,溪流中游动一群大小不一的小蝌蚪。我问儿子,白石老人画得好不好?他说,不仅画的好,还有意思。好在哪里呢?他说,好在画外有画,画外有声,意趣在画外。看来,他看懂了这幅画。

在电脑屏幕上,细听叶嘉莹先生讲古诗词。前几年,一直迷恋她的“迦陵说诗”系列。她穿一条紫色的长裙,围着灰色的丝巾。九十岁的叶先生站在台上,偌大的会场,顿时鸦雀无声。她讲起古诗词,依然激情饱满,荡气回肠。举手投足,儒雅端庄,气度非凡。我仰头静静凝望着叶先生,她才是世间称得上“先生”的女性。她的气质,是浸染古典诗词沉淀出来优雅与大美。

有学生问她,您讲的诗词很好听,但是,对我们实际的生活有什么帮助呢?

叶先生说:“你听了我的课,当然不能用来评职称,也不会加工资。可是哀莫大于心死,而身死次之。古典诗词中蓄积了古代伟大的诗人所有心灵、智慧、品格、襟抱和修养。读古典诗词,可以让你的

心灵不死。”

说得多好!读古典诗词似乎是无用的,但是,她让我们的心灵不死。白发的先生,一生都是诗词的女儿,她始终怀抱着一颗赤子之心。

她将毕生的财产3000万元全部捐赠给国家的教育事业。她这样说,我这个莲花总要凋谢,可是,我要把莲子留下来。

自古文人喜欢做的事,大多是无用的。比如:看樱、听雨、写信、观帖、赏画、吟诗、读书、品茗,那是白云怡情,山水静心,他们乐在其中,忘乎所以。这些世间无用的事,却能让人活得有滋有味。

无用之事与文学、艺术、爱情相若,却似梦境一般美好。在浮躁的尘世间,她们宛如静夜的月光,抚慰每一颗荒寒的心。


地址:西安市新城区尚德路79号    电话:029-81005197     投稿邮箱:493129371@qq.com

版权所有 © 陕西省电力行业协会    陕ICP备17012114号-1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陕西省电力行业协会